鸿蒙替安卓华为知进退

“(鸿蒙)要想发展下去,最难解决的问题不是技术。”

华为2020开发者大会后结束后,一位国内开发者对 36 氪说。9 月 10 日,华为在东莞松山湖举办开发者大会,这是自去年鸿蒙1.0发布后,华为在系统层面的又一次重要展现。

“通过在外卖员帽子上安装摄像头,内置定位和摄像功能,让消费者可以通过手机联系到配送员;消费者不在家时,可以通过手机与外卖员对接,从打开小区门,到上电梯,再到门口摄像头检测餐食无误,整个过程都可以通过手机与设备互联实现。”

2、IAA(广告),像 Uber这样的大厂商会把广告预算分给 Facebook 或者谷歌,后两者会将广告给内置API的软件(比如APUS、猎豹、触宝等各类产品),然后通过分成的方式获利。因为苹果的生态是封闭的,而且苹果对广告的把控十分严格(尤其是应用内广告),所以这套广告体系只能在安卓生态进行。

其次,华为目前还没有一套成形的广告投放平台,但据 36 氪了解,华为为了拉拢开发者,在扶持政策以及分成机制上,都有着较为优惠的政策,举例来说,目前游戏应用的分成,华为和开发者是 15%:85,而安卓和苹果均为三七分;另外,为了让开发者有钱可赚,华为还将自己的广告预算大幅投放在自家生态。

2019 年,华为在 3 个月的时间里,把全球开发者最常用的能力,包括定位、地图、分析、广告等,筛选出了 12 个,在去年 8 月全面开放了 HMS。一年“会战”至今,华为 HMS Kits从14个增长到了56个,APIs则是从885个增长到了12981个。

发布会聚焦在鸿蒙2.0、HMS(华为移动服务)、EMUI 等最新版本的更迭上,“分布式软总线、异构融合”等技术创新仍然是当天的关键词,但在 36 氪和相关开发者交流后,发现对于鸿蒙的普及与后续商业化规划,开发者仍存有疑惑。

在余承东的演讲中,鸿蒙可以使物与物更简单地联系在一起。“我们提供自适应的 UX 框架,让开发者一次开发、多端部署,不管是在手机上、Pad 上、车机上、更大的屏上,我们自动适应,大小屏的自适应,横屏竖屏的自适应,方便开发者部署与开发。”

两家因“系统”备受热议的公司坐在了一起。9 月 11 日,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的松湖对话环节,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对着华为软件部总裁王成录,描绘了他理想中的外卖系统:

APUS创始人兼 CEO 李涛将一个拥有良性循环的生态划分为四部分:产品―用户―流量―变现,他对 36 氪表示:“所谓应用生态本身的构建,最核心的是能不能让你的系统有更多用户来用,能不能让更多开发者通过你的平台获得用户,以及能不能让开发者实现变现。”

“鸿蒙和 HMS 的关系是?HMS 的定位?EMUI 和鸿蒙怎么取舍?很多开发者都没搞清楚这些问题,更不用提普通用户了。”上述开发者对 36 氪强调。

但是目前从理论上来说,虽然芯片和 GMS(Google Mobile Service)应用服务生态不能用,但华为手机还是可以使用 Android 系统的。华为决定主动“割肉”,实际上是“半主动半被动”的选择。

1、IAP(内购):就是花钱购买 APP,或者在 APP 内付费购买服务,比如常见的网易云音乐或者 QQ 音乐会员;

可要想成为苹果iOS、谷歌安卓以外的“第三极”,华为鸿蒙仍有不少功课要补。

目前在苹果与安卓生态,两种主要的应用开发收入类型为:

“我本人去看 WWDC(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)的时候,发现华为的战略跟苹果的战略完全是一样的。只不过我们用了自己更容易理解的说法。”朱勇刚说。

技术储备的攻坚,加上美方的步步紧逼,让余承东在开发者大会上宣布,华为智能手机明年要全面支持鸿蒙系统(HarmonyOS)。

朱勇刚解释说,华为想做的事情在一定程度上和苹果相似。“我们叫全场景,也叫 1+8+N。”

完成每日挑战将奖励玩家荣誉,荣誉可以用来解锁装扮升级。虽然完成挑战是荣誉的主要来源,但在游戏比赛中表现出色表现也能获得荣誉。每日挑战是不断轮换的,玩家可以完成的固定任务通常包括简单的目标,比如完成一定数量的比赛或摧毁敌人的船只。在很多方面,每日挑战的内容的看起来与《星球大战:前线》的日常挑战类似。

要做到这一点,关键在“分布式技术”,这是 HarmonyOS 系统的核心底座。其中,一是分布式的软总线,二是分布式的文件系统和分布式的数据库,三是分布式的解决方案。“分布式软总线可以说是 HarmonyOS 系统整个技术的底座。我们希望能够用这个技术的突破,打破单一设备物理空间的限制。”王成录说。

每个玩家都有自己的个人等级,与战斗等级不同,个人等级永远不会被重置。玩家可以通过游戏获得经验升级。每级最多40解锁征用点,用来购买新的舰船组件。与装扮不同,飞船的组成部分可能会改变一架星际战斗机的操作方式,这意味着不同的星际飞船会带来不同的游戏风格。当玩家达到40级后,他们将获得足够的征用点来解锁游戏的所有组件。

但技术只是生态构成的第一步。

在《星球大战:中队》中,舰队战斗等级也与作战相关联。舰队战斗等级会随着每次新的行动而重置,允许玩家每八周就有机会达到更高的等级。当一个行动结束时,玩家将获得基于他们所达到的最高等级的荣誉,而达到Valiant、Legend或Galactic Ace的三个最高等级的玩家将获得专属头盔。

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举了一个更具体的例子:“如果我看中了一个菜谱,想做一道菜,就用手机和烤箱一碰,一键把所有参数输入到烤箱里面去。”这个场景之下,是华为与 IOT 家电生产厂家基于鸿蒙进行的深度合作。王成录说,美的、九阳和老板电器将会很快发布搭载 HarmonyOS 系统的家电产品。

要做好这个系统困难重重。朱勇刚在为余承东准备开场演讲的 PPT 时,在其中一页写道:“做生态真的好难,真的太难了”。不太喜欢说“口水话”的余承东将这一页删掉了。但这句话确实是事实。

APUS 创始人李涛所说的商业化就是其中重要一环。在安卓生态,APUS 曾达到年入十亿的规模,依靠的是基于安卓生态健全的广告变现机制――由于旗下浏览器、桌面等工具并不向用户收费,APUS 在海外的营收,基本都来自基于安卓体系的谷歌、Facebook 等流量投放平台。

依靠技术突破,华为想吸引美团、快手、滴滴这样的开发者迁移至鸿蒙生态,余承东在开发者大会现场也放出豪言,“帮助更多的开发者成为TikTok。”

“构建生态涉及软件、工具、产业、合作伙伴等方方面面。其实这是我们整个中国科技行业最短的一块木板。”朱勇刚说。

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:星球大战:战机中队专区

这份构想尚有漏洞,但背后是华为想要靠鸿蒙拉拢开发者的手段和决心,如果你只能记住华为鸿蒙的一个特性,那便是“一次开发,多端部署”,讲得再白话一点,就是把手机里的 APP 运行在可穿戴设备、摄像头、电视、空调、甚至豆浆机里。

如今来看,华为在移动生态还处于起步阶段,即先有了产品(鸿蒙与 HMS)与用户(华为手机的 2 亿用户),但如何将用户转化成流量,再为开发者搭建平台实现流量变现,华为仍在规划中。

鸿蒙在 1+8+N 生态中扮演灵魂角色。它是华为自 2012 年开发的一款可兼容 Android app 的跨平台操作系统,自诞生至今一直主要用于物联网,并未用作手机系统。

而搭载鸿蒙的华为手机,就像进入物联网世界的入口。

而且,当明年华为手机开始支持鸿蒙系统时,新机大概率只会支持鸿蒙一种系统,而不是让安卓机与鸿蒙机并存。“现在,在美国的制裁框架下,我们其实只有一条路。”华为消费者业务 CMO 朱勇刚在接受 36 氪采访时说,“没有 GMS 的安卓是没有意义的。就像让一个人做饭却不给他菜谱。”

“鸿蒙、EMUI都是基于开源的安卓系统,它们的区别是 EMUI 全部使用安卓类的开源工具,鸿蒙则兼容了安卓和华为特有 API;HMS 则是在系统上层,把账号、支付、云存储等服务做成工具(Kit)内置到手机里,让开发者在开发应用的时候调用这些服务。”

《星球大战:中队》将于10月2日登陆PC、PS4和Xbox One。

华为在产品技术上的储备是鸿蒙、HMS 问世的底气。张平安告诉 36 氪,从去年 5月之后,华为集结内部近 8000 名工程师组成“松湖会战”,目的就是为了集结资源,迅速攻坚华为软件生态的技术难题。

“最核心的还是要有财富效应,有人在你的平台上赚到了钱,才会有更多的人趋之若鹜。”李涛对 36 氪说。

“去年美国第一轮制裁,不仅美国的芯片不给我们提供,我们全部自己搞定,当美国的生态(Google GMS 等)也不能给我们用,我们就加快推进了 HMS。”今年 8 月,余承东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 2020 年峰会上说。

去年 10 月,苹果公司改进了 Mac Catalyst,让 iPad 程序直接在 Mac 上运行,开发者无须再为同一个应用写两次代码,设计两套 UI 界面。这是苹果打通 iOS、iPadOS、watchOS、macOS 等几个系统之间壁垒的一个小印证。

在接受 36 氪专访时,华为消费者云总裁张平安解释了上述三者的定位:

仅仅一年前,Android 还是华为的首选。华为常务董事、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在去年的开发者大会上说:“考虑到生态原因,我们还是优先使用 Google 的 Android 操作系统。”

为了鸿蒙与 HMS 今日的展现,华为经历了一年半的技术储备。

过去一年,华为先后经历了美国政府两轮严苛的制裁。先是美国的芯片不能用,再是美国的技术和软件不能用,华为与美国企业之间的关系今非昔比。

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,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。

对于不少开发者来说,苹果iOS、谷歌安卓、华为鸿蒙,这些应用生态提供的技术接口并没有太大差异,开发者更关心的,是在你的平台上开发 APP ,到底能不能赚钱?

这套打法在华为鸿蒙体系内并不容易推进。首先,“内购”需要调用支付功能,国内有支付宝微信,但海外主要以 GMS 内的支付工具为主,而在 GMS 被禁后,华为的 HMS 需要搭建起自己的支付平台,包括自建支付工具、联合运营商上线第三方支付功能等。

游戏的操作模式中也有操作挑战,玩家可以获得其他方式无法获得的独特化妆品作为奖励。操作挑战周期为八周,每次操作挑战都提供一套独特的外观升级。这意味着如果玩家没有完成操作挑战,就可能会错过该操作的外观升级。

“构建生态的难度不亚于造原子弹。”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在华为开发者大会现场这样说。

2020 年 9 月 10 日,这句话变成了“明年华为的智能手机将全面升级支持 HarmonyOS 2.0。”

“全场景”是从用户角度出发的说法,1+8+N 是从产品角度出发的说法。展开来说,1+8+N 是华为正在努力构建的“两个生态”之一。这“两个生态”一个是 1+8+N 的硬件生态(手机+智慧屏、音箱、眼镜、手表、耳机、车机、平板、PC+智能家居、运动健康、出行等),另一个就是芯-端-云能力开放的 HMS 软件生态。